Pages Menu
TwitterRssFacebook
Categories Menu

Posted by on Dec 22, 2012 in 門徒﹑神學﹑文化﹑教育類 | 0 comments

基督教家庭中的代溝──父親看兒子

基督教家庭中的代溝──父親看兒子

Author:

由資深教育工作者、加拿大CTC教育出版社社長、兩子之父的鄭偉樑博士以父親角度看與兒子的相處。

李:你與兒子關係如何?是親密?疏離?

鄭:我會用健康與否來形容與兒子的關係。兩個兒子,大兒子29歲,小兒子26歲,我覺得如果他們之間是親密的話反而不健康。在我兒子這個階段,我覺得現在與他們是一種「淡如水」的關係,這樣才是健康,而不是每日要與你講電話,每要作決定的時候總要找爸爸的那種關係。

李:你與兒子參加同一家教會、同一個語言的聚會嗎?

鄭:現在情況不許可,因為兩個兒子都在紐約。以前他們還沒離開加拿大的時候,我們是參加同一個教會。雖然同一個教會,大家卻又像在不同教會。因為教會有兩文三語、多代的不同聚會,說到一起敬拜,就只有聖誕節早上,每年這麼一次,其他時候他們都是去英語崇拜,我們則去粵語堂,各有各的。回想起來這並非好安排。我也覺得教會得考慮多造就親子一起參與同一個崇拜的機會。

李:平時兒子願意跟你分享心底話嗎?

鄭:大兒子比較與我多講心底話,小兒子則比較保留,反而多與媽媽談心。我們夫婦覺得至少能做到「彼此包抄」,讓兒子們都有一個可以接觸的對象。

李:你又願意向兒子傾吐心聲嗎?

鄭:當然願意,我也經常這樣做。因為我明白他們或多或少受中國文化影響,父子之間總是存在一種不能處於同一平臺,都是由父母主持大局的感覺。我覺得兒子們與我們對話也不一定感到完全自由。我的對策是放下身段,起碼我願意講我所面對的挑戰及問題,那他們便能自由發言加入意見,而並不是我在審問他們似的,而他發言時也不會覺得有壓力,因為說的是環繞我的事而不是他的;如果你直接的問兒子:怎樣?近來在跟誰拍拖?在子女這個年紀,這樣問會令他們反感,更加不想多講。反之若是我告訴他我所面對的事,或者他能進入我的世界,起碼我們在那個層面會有溝通。

李:但你會選擇性與兒子分享和溝通吧?

鄭:當然不會完全(對兒子)開放,好像我怎樣做稅務計劃這些就不必跟他說了。不過例如教會以外的事奉,我也很想他們參與,所以我經常把我的日程主動告訴他們,現正忙甚麼、面對甚麼挑戰、有甚麼事情要代禱。在我心目中這就好像有不同的聊天室(chat rooms),倘若我們永遠都堅持要進入子女的聊天室說話,他們會覺得我們侵入他們的世界;反過來若由我邀請他到我的聊天室說話,那他便感覺輕省多了。這些都是一種減低兒子壓力的溝通方法。

李:你兒子曾否提及對教會不滿,甚至想轉換教會?不滿的原因是甚麼?

鄭:他覺得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及信仰有時候混在一起,有時候未必搞清楚信仰與文化誰始誰末,這反映出很多領袖的一種想法,也令我想到,今日下一代基督徒的流失問題,也不一定是因為下一代對信仰不滿,而可能是對我們對文化堅持的不滿。例如教兒童主日學的老師,很多是母親,她們不是學生的母親,卻跟學生的母親很熟,變相這些老師就是媽媽的「奸細」;當學生又感覺到這些「媽媽老師」不太有教導恩賜的時候,就未必會完全佩服。其實我覺得下一代少年人的教師,應該要是他們真正敬佩的人;他們敬佩的並不是媽媽的朋友,也不是五六十歲的中年人,而是那些比他們大五年、八年,拿著結他唱歌,比他們走得前,似乎又了解他們,在學業、事業、人生方面比較得意的人。教會其實應考慮把這班人作為少年人的導師。

李:你覺得跟兒子有代溝嗎?

鄭:當然有。代溝包括來自年齡、年代、文化及學習能力的差距。這些都是表面構成的鴻溝,而最深層的還是人的罪性,就是父母的愛總帶着自己的私心,而兒女也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叛逆、不服從、向權威挑戰的態度。這是自從罪進入世界的後果。我覺得化解的方法最重要的並不是對孩子做了甚麼,而應多些明白自己的軟弱。

李:如何真正做到?做了幾十年父母,有很多盲點自己可能也察覺不到吧?

鄭:是的,所以需要耶穌介入,祂就是那道橋,能讓我們跨過這鴻溝。兩個兒子各有不同性格:大兒子雖然比同年紀的人思想較成熟,還是喜歡詢問父母的意見,反而小兒子卻較有自己想法,我也數得出他問我意見的次數。相對之下我覺得,為甚麼應該問的那個又不問?其實我所認為與兒子的君子之交,就是當他向你求助時,我不立即提供解決方法,而會啟發他思考,先聆聽他的看法,再幫他弄清楚一些想法。他也要為自己作的決定承擔後果。

李:對比非基督教家庭,你覺得信仰在你與兒子的關係上能發揮作用嗎?

鄭:非常肯定。因為對基督徒來講,最理想的家庭就是一個小教會。家庭是一個信心的群體,教會裡的元素,例如敬拜、相交、傳福音等等,家庭也應該擁有。家庭教會化,同樣教會也要家庭化。我覺得這才是健康。我們與子女之間存在幾道溝通的橋樑,沒有信仰就根本不能撘這些橋。而我們與子女之間的連繫應密切得多。因為我們不單有父子關係,還有主內弟兄姊妹的關係。比如我要去某處事奉,便把行程給兒子請他們代禱,遇有困難也可以互相支持和鼓勵。這種特殊關係在非信徒家庭不會存在。

李:你覺得中國文化中有那些元素是兒子所缺乏的?

鄭:我沒有關心這個問題,反而在乎的是兒子能否在信仰路上活出豐盛生命。倘若他們選擇了非華人教會,我絕不會覺得被背叛。

Post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