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TwitterRssFacebook
Categories Menu

Posted by on Sep 17, 2015 in 宣教類 | 0 comments

第42期:「從宣教士角度看短宣隊貢獻」座談

第42期:「從宣教士角度看短宣隊貢獻」座談

Author:

嘉賓

呂偉青牧師(證道浸信會美麗徑堂牧師)
梁維坤牧師(士嘉堡華人宣道會牧師)
張福成牧師(加拿大宣道會宣教士)

為了從宣教士的切身經驗看短宣事工的功效,以至對短宣事工作出反省,本刊於本年三月中邀請 了三位曾在宣教工場上事奉十年以上的牧者參與這次在多倫多舉行的座談會。 請問你們當了宣教士多久?分別在哪些工 場事奉了多少年?

呂:我是呂偉青,投身宣教工作約十年之久; 起初兩年主要是裝備自己,剩下的時間主 要在中美洲的巴拿馬事奉,在2013年底回 到多倫多。
張:我是張福成牧師,在1998年開始在中東事 奉,第一個工場是以色列。其後在三個阿 拉伯國家事奉。2012年回到多倫多。
梁:我是梁維坤,1990年開始在秘魯宣教, 1996年在哥斯達黎加,然後1997年在委內 瑞拉,2010年回到多倫多。

宣教士怎樣看短宣?短宣在整個大使命的 流程中佔甚麼位置,擔當怎樣的角色?

張:短宣無疑可以幫助工場,也能讓各弟兄姊 妹有所得著。
梁:假如用軍隊打仗的比喻來看,宣教士是站在 前線,短宣是提供支援。有些事工比較適合 宣教士做,但是有些事工由短宣隊做更好。
黃:可以舉個例子嗎?有甚麼長宣需要短宣幫 助的呢?
梁:在委內瑞拉的時候,我們需要短宣隊辦聖 經班、大型綜合性晚會等等。這些類型的 聚會大多都是宣教士未必能或沒有時間做 的。同時,,,,短宣亦有人才,例如醫療及輔 導的專才,可能需要他們專門負責社區服 務,作為協助長宣發展當地工作。短宣既 是支援,也是重要的資源。
張:許多時候,長宣是由短宣開始。由這個角 度來看,短宣是培養宣教士、長宣不可或 缺的一個要素。

依你們所見,怎樣才算是有效的短宣?

呂:我個人認為一個好的短宣隊會有以下幾方 面:最重要的就是去到幫助宣教士、宣教 工場,這個是其中的三分之一;第二是讓 參與的弟兄姊妹靈命得到造就,希望短宣 之後更熱心投入事奉,經歷和觀察神的工 作;第三是能夠讓隊員親身經歷神,回到 母會之後可以分享工場的情況,帶動宣教 的氣氛;因為不可能全部人都去到工場裡 面,短宣隊能夠成為連接的橋樑,令到整個教會可以一同參與。
梁:我同意。短宣隊和工場配合也有幾方面,尤其 短宣的目的是甚麼?除了協助當地教會以外還 有甚麼?其實希望短宣隊把工場的狀況帶回母 會。回到短宣有沒有效這個問題,我認為最重 要就是短宣隊有沒有做到我們要求的事工,或 者有沒有符合工場需要,命中目標,帶適當的 資源去達成工場的要求。
張:我們都接待過不少短宣隊,我也認為能夠完成委 派的工作就是有效。我們在以色列事奉,常常都 要帶弟兄姊妹到約旦河洗禮;在出去的時候,短 宣隊將會擔當聖地遊的事工,所以會特別希望短 宣隊能夠佈道,因為有很多未信主的人參加。更 希望隊員有當導遊的潛質,可以帶領人群。

短宣隊來訪前,如何有效地把工場需要傳遞給 短宣隊?
梁:正如呂牧師所講,假如短宣隊能夠長期參與同 一個工場的事奉,這已經在溝通上成功了。因 為有經驗,就不必要重新去認識和學習,短宣 隊亦會和工場的人建立良好關係。建立關係對 傳福音有很大的幫助。當然,每次短宣安排都 涉及無數的電郵和電話通訊。通常一年前便開 始溝通安排,現在有Skype﹝註:網上會議及 通訊軟件﹞就更方便了。
呂:甚至會用「微信」,可以直接傳送口信,更方 便。現在智能電話流行,不但有助聯絡,還可 以很快傳送屬靈資訊。說到教會聯絡,我們 都希望每個短宣隊會有所準備,例如對工場需 要,當地一些工人的名字、工作有一定認識, 對當地的社會狀況、氣候、民生有相當的掌 握。這些能夠幫助短宣隊立刻投入工作,所以 一個熟悉工場的領隊非常重要。。

會眾參與短宣,應該抱著怎樣的心態?要作出 甚麼準備?

張:參與短宣最重要的是謙卑自己。因為參與短宣 就是去一同學習,不是用一個「我是來幫忙 的」,由上看下的態度。
黃:除了態度外,又有甚麼呢?或者從另一個角度 看,有甚麼會眾你們會不建議參加短宣呢? 張:這個要看個人狀況,首先年紀不是大問題。來 短宣的,最大年紀有八十歲;老人家傳福音, 帶領很多從安徽來的工程師都信了主。年紀小 的基本上由教會訓練過,所以都沒問題。
梁:其實亦要看工場的狀況和需要,我們不會要求 老年人去攀山涉水。或者如果有特別的病,有 特別的藥物要求,或者再加上工場狀況不佳, 可能真的有困難。這些都是要看個人的狀況, 不過有一個態度是重要的,就是不要抱著太多 假設,因為許多在北美這邊做事的方式,到了 工場就行不通;要有彈性,因為工場環境不 同。北美的教會通常都計劃非常周詳,尤其是 時間控制方面。所以有很多時候,我們都要放 下一些假設,謙卑自己,容許彈性。
呂:我認同謙卑是十分重要的,絕不能以一個強勢 的姿態去一個弱勢的群體這種態度。其次正如 梁牧師說的那樣,需要有彈性。太過堅持既有 的模式,往往帶來衝突。要有一個負擔,真心 去服侍、關心、愛、體恤當地的人,這個更能 夠讓人看到耶穌的美徳。一些的佈道訓練、團 隊配搭等都非常有幫助。最棘手就是情緒上有 問題,或者沒有彈性的人。
黃:我們在討論的時候發現:現今的短宣有一種心 態,重視從短宣得到、學習到甚麼,甚至乎過於 去服侍工場;這樣健康嗎?對他們有甚麼建議?
梁:始終宣教是去短宣的最主要目標。去當地傳福 音、建立教會一定是最首位。其他的成長、得 著一定不能是第一位。我們做這些事情就是要 去宣教,承擔大使命,如果抱著增廣見聞的心 態就是本末倒置。這是我的觀察:有很多時候 年青人出去事奉,出發點是為了自己,例如去 到工場看看當地狀況,認識一下而已;又或者 有家長希望兒女去過第三世界國家,回來後 會更懂事。但是事奉不應該用這個心態作出 發點。這些都可能發生,人帶著這些期望亦可 以,但是出發點一定要是為了事奉。

曾經出現過帶來干擾多於援助的短宣隊嗎?請 舉例。為甚麼會這樣

呂:一些例子是因為工場跟短宣隊的期望不同,來 到的時候處處碰釘,亦帶來不少的負面情緒和 事奉的士氣問題。這些都是因為事前溝通、準 備不足。

黃:這會否為宣教士帶來不必要的困難?

梁:通常遇到有問題的情況是因為短宣隊是由不同 教會組合而成的,引致短宣隊的配搭出問題, 造成內部衝突。有時候如果衝突惡化,或者帶 隊的沒辦法解決問題,就會帶來少許干擾。

張:我遇到的情況是來事奉的人太「有性格」,會 對當地教會的安排提出要求。又有些短宣隊怕 吃不慣當地食物,帶很多食物過去,這會令到 當地的弟兄姊妹覺得很奇怪,同時亦可能會傷 害當地人的心。由此可以看見他們未能夠入鄉 隨俗,久缺一種奉獻自己的表現,沒有帶著準 備放下自己權利的心態,而要把自己的生活態 度帶到工場。

呂:另一個情況就是當短宣隊離開之後,繼續和當地 的人聯絡。這個本來是好的,但是他們沒有知會 當地同工、宣教士,這個做法有機會帶來反效 果。異地的跟進一定要透過當地同工、宣教士。 更甚者,如果當地信徒聽到有關個別宣教士的負 面信息,那就更嚴重了。所以任何進一步的聯絡 和跟進必須先與當地同工溝通。特別是有關當地 宣教士的資訊就千萬不要加插謠言,以免引起當 地宣教士和信徒的磨擦,從而挑起衝突。

梁:其實有個原則,短宣隊要非常小心:不參與當 地的是是非非、人際問題;這些應該留給當地 教會處理,自己不作批判,保持中立。短宣隊 可以作一個聆聽者,但是僅此而已。

張:有一次有一個弟兄,突然在台上教導會眾說方 言。另外又遇見過十分有恩賜的,短時間內發揮一番之後離去,宣教士就 要花相當時間來收拾殘局。

黃:那麼宣教士應怎樣去發揮、 運用那些有恩賜的人呢?

呂:所有恩賜、才能都要跟當地 領袖配合。如果事工開展 了,但承接不了,可能代表 這不是適當的時候。其實要 從當地工場的得著作出發 點,配合當地領袖,不應該 要他們收拾爛攤子。 梁:要切記去短宣不是要表現自 己 ,如果自己的恩賜並不是當地的需要,要懂得 把恩賜收起來。這就是要謙卑自己的心態。有時 候會把長宣看作含辛茹苦、長期照顧、如母親般 的角色;而短宣則擔當保姆。所以一定要清楚自 己的角色、工作,配合當地的需要,不能越位。 短宣隊要知道工場的屬靈狀況,又或者敬拜模式 等等,因為有時候可能當地教會敬拜會比較保 守,那麼短宣隊就要適應和遷就。

呂:工場的華人很多時比北美的較保守。所以做青 年事工的,有時候衣著、表達、打扮、文化等 等都可能會帶來影響。

梁:雖然我們在北美對染髮、紋身之類的潮流打扮見 怪不怪,但對保守的華僑,尤其是家長,會有 負面的印象。我們必須對當地人的文化敏感。

宣教士行政方面的擔子很重嗎?短宣隊可以做 甚麼來減輕他們的行政負擔呢?

呂:試過有短宣隊在青年營之前,提早一個月派人來 處理行政上的工作,這會帶來很多幫助。

張:如果說專業人才方面,電腦資訊和會計是非常有 幫助的。這些都是行政上比較麻煩的項目。

梁:有時候亦需要靠宣教士整理出一個個項目出來, 交給短宣隊去辦。例如電腦訓練、把詩歌分 類、專責處理家務等等。這些可以交給較小的 團隊,甚至一、兩個人的短宣來承擔。

黃:談到宣教士的支援,通常都會集中在事工上 的協助。而對宣教士的個人、屬靈生命、心 靈上的支援可能比較少。作為宣教士的你們 會希望得到甚麼樣的個人支援?

梁:其實主要是靠母會,或者是和宣教士比較多 接觸的教會領袖有這個心腸,去關懷宣教 士。往往我們都會忽略宣教士也是一個普通 人,不是工具,他們也需要被關懷。

正在本地牧會的你們,有觀察到「教會看短 宣」與「宣教士看短宣」的一些分歧,甚至誤 解嗎?應如何避免和化解這些分歧、誤解?

張:有。有人會把短宣看作「有目的」的渡假, 當然我們宣教士不是這樣看。這其實是從北 美的風氣演變出來的。但是,短宣絕對不是 「有目的」的渡假。

梁:用一個類似的例子來說明:結婚和拍拖的分 別;它們是兩個階段,所以短宣不能代替長 宣。有些人認為,有短宣就可以了,為甚麼 要長宣呢?又或者去過短宣了,夠了。但是 短宣和長宣的委身、工作根本不同,甚至乎 兩者沒有必然的連續性。其實長宣的目的是 希望工場能夠獨立,承接大使命。我最怕看 到的情況是教會的短宣非常蓬勃但是沒有再 行前一步,承傳更多的長宣,完成大使命。

張:如果用打仗的比喻來看,短宣是打游擊,但是 要打勝仗一定要派兵駐守城池。

呂:我看到很多時候教會跟宣教士對短宣隊的期望有 所不同。宣教士就是希望短宣隊能夠幫助到自 己,但是教會就希望看到可以衡量的成效,因為 要向會眾交代,沒有浪費金錢、資源。但因著工 場在不同階段,數字未必能夠代表真實情況。

梁:因為實在有太多事情不能量化:譬如有教會領 袖一同去短宣,然後去聆聽宣教士的掙扎,幫 助宣教士釋放壓力,重新得力。

呂:反而事前的計劃更加重要。如果去關心宣教士 是這一次安排的一部分,只管去實行計劃就相 當好了,不應該單單用結果去衡量 成果。教會計劃長期的短宣策 略,或者是在招募、推廣 的時候,亦需要包括 將正確的宣教概念 灌輸予會眾。

Post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